对疆独恐怖主义的相关看法:没有对话一切都是空的

我认为,中国疆独恐怖袭击的其中一个要点是缺乏民族之间的沟通。

类比美国,虽然种族矛盾可以说有跨越几个世纪的历史,并且至今没有能够完全解决问题,但是各个民族可以有自己的利益团体,为各个族裔争取平等和权力。怎么样实现民族平等,白人、黑人、拉丁裔、亚裔都可以参加公开的讨论,政客们可以辩论,哪怕是吵得不可开交,哪怕是有刑事案件激化矛盾,至少社会给了人们一个获得平权的可能,未来看似光明,虽然受压迫族裔了解斗争是长期的,坚持是必须的,舆论支持是重要的,没有舆论支持则需要积极运作争取别人的同情和支持来慢慢改变自己所处的困境。

然而,因为中国缺乏言论自由,媒体更缺乏多样观点和表述机会,因此民族问题也因此受到牵连,缺少了很多沟通化解矛盾的机会。 因为报道不多,所以我只能猜测,大多数情况下,少数民族是不太可能可以有和平的游行、抗议和示威。如果他们有这个意向,那么申请被否决,或被警察驱赶几乎是必然的。媒体也并不能采访和播放一些持有不同观点的少数民族群众。少数民族族裔也少有能上电视台讨论民族问题。问题虽然存在,但是回避、不准讨论,绝对不是决绝问题的方法和态度。

事实是,新疆恐怖主义袭击发生很多次,民族矛盾看似激化,但是我们汉族有多少机会能 够看到真实坦诚的对话?新疆维吾尔族有多少可以自由的谈他们的观点?如果汉族不知道普通维吾尔族怎么想,很多相关讨论和观点就几乎是空谈。我也要承认,这篇博文也缺乏一些民意基础。如果我要写美国种族矛盾,那么我至少有听过很多不同观点,听过很多采访,知道有很多被关押的黑人可以有他们自己的声音,虽然这些声音并不能和主流媒体比嗓门,但是多少是有渠道的,有记者是可以去关注和报道的。而且大学里也有很多学者研究这些问题,观点也更是“百花齐放”。

我们普通汉族群众没有和维吾尔族平等对话交流的机会,这本质上就是一种种族压迫:一来可能维吾尔族不敢说出他们内心的真实想 法;二来种族隔阂是如此之大,汉族和维族几乎很难成为朋友,也没有交流的渠道;三来政府没有做任何类似美国“多样化”的工作,也导致民族之间真实交流很少。所谓交流仅仅停留在央视的民族歌舞和主旋律报道。事实上,如果至少20%的维吾尔族认为他们受到压迫,在没有正当途径表达诉求的环境下,矛盾就会很难化解了。如果有正当渠道,我想中国的民族问题面貌将非常不同。

我的结论是,对话是非常重要的。应该允许小的“不和谐”,应该允许公开的讨论,哪怕是有主旋律引导的“有草稿”的讨论。应该给人民话语权。沟通和交流至关重要。哪怕是吵起来,上街了,只要是和平的,就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工作重点是压制,那么压力积蓄起来,爆发的成恐怖袭击的概率就会大很多。退一步,和平示威游行也确实是需要一个文化和教育基础。中国越长时间没有这些东西,那么和平示威游行就将越难。

3 thoughts on “对疆独恐怖主义的相关看法:没有对话一切都是空的”

  1. 这是改版了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同意美国在种群交流和利益平衡方面的机制要比国内健全和复杂得多,但我还是不看好未来美国种族问题的前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