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论方舟子的倒掉

方舟子,新语丝,方舟子的新语丝,方舟子打假,方舟子假打,方舟子造谣,方舟子欺骗,方舟子误导,打倒方舟子,方舟子的追随者,方舟子的信徒,方舟子的“学术打假”,最后论方舟子的倒掉。

中医药应该保护野生动物,特别是濒危的

方舟子的新语丝最近发表了这篇文章,说的是英国的Operation Charm要打击中医药里面使用濒危动植物的做法。对于此事件,我想做以下评论。

首先表示对operation charm的支持。

其次表示对方舟子对保护野生动物的支持的支持。

但是方舟子一贯以偏概全,对读者进行误导的行为令人发指。
以下是来自英国该行动官方网站的内容:
引用: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Operation Charm wants to stop the illegal trad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This trade is rapidly expanding in many Western countries. Most of these medicines are made from herbs and other sustainable sources and are sold legally, but a minority are made from endangered species of animals and plants and the sale of these is illeg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s part of an ancient culture, which is respected by Operation Charm, and we are working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ty and Chinese Medicine traders to stop the sale of endangered species products in London.

作者利用这个,下出一下结论: 引用:

我国的中医生和中药商们……真是良心丧尽,国格全抛!

引用:

请看这些 出国的中医生和中药商们为我们国家到底赢得了什么“荣誉”?
http://www.operationcharm.org/documents/factsheet_chinese.pdf

方之所以下出上面两个结论,我认为有两种可能

1) 方已经丧失基本的逻辑能力,因为此文档和此行动,不能作为证据表明中医没有赢得荣誉。此行动和文档,与中医是否有荣誉是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不能互相证明。

2) 方没有丧失逻辑能力,而是精于辩论。之所以用这个来事件来打击中医和支持自己,是因为普通人不太能辨别此论据不能证明方的论点的事实。

另,文虽不是方舟子写的,但是鉴于方舟子对于发布在xys上的文章进行过强烈的筛选,我认为完全可以认为,除了特殊说明的情况之外,方舟子基本上同意他刊发的文章的观点。

我们还是再看看方舟子喜欢登的垃圾

方舟子的信誉死刊登垃圾已经在大众心目中不再神秘。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长期关注方舟子的信誉死究竟在玩些什么花样。但是我很好奇一点,究竟是方舟子自己水平不够,已经精神混乱到刊登这种文章的地步,还是方舟子已经肯定不管他怎么乱弹琴,大众的眼光总是浑浊的呢?

裘法祖说的怎么正和我们真正的科学工作者所说的相反呢

作者:波西亚
裘法祖说:“方舟子在美国拿了学位,就回到国内以科学打假为职业。他现在用不准确的材料开始攻击众多中国科学院院士,但是中国人的习惯是中庸、清者自清,科学家们大多忍气吞声。这次肖传国起诉他,院士们都拍手称快,说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此语已经被作者PRP在新语丝6月23日文章中驳斥得很清楚。
在这里我只是想说: 裘法祖说的怎么正和我们真正的科学工作者所说的相反呢?
我们要说的是:
“方舟子在美国拿了学位,除了做他专业工作外,还日理万机地处理国内科学打假。他用大家揭发的材料、证据维护众多中国科学院院士及真正的科学工作者的尊严和权利,但是造假者污浊不堪,百般抵赖。方舟子科学打假,身体力行,我们都拍手称快,科学家们高兴地说: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OMG,好一个“专业工作”,好一个“日理万机”,好一个“身体力行”。谁是真正的科学工作者?我没有看出来。貌似是“我们”。“我们要说的是”=“我要说的是”=“真正的科学工作者要说的是”=“不知道谁要说的是”。如此捏造出来“相反”,文字连论点都没有办法支撑,这种文字早已泛滥信誉死,不然新语丝怎么能成信誉死呢?

方舟子不知道脸红我们早就知道了,但是人一旦无耻到这种地步,我们还是需要继续深入揭露批判的。

原来方舟子也抄袭?

个人看了一下,下面的指控基本成立,除非……发表在新浪网上的那篇文章,是有人冒充方舟子。全文引用于下:

方舟子惊人写作又一例

方舟子惊人写作又一例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2774&select=&forum=1

英文作者Ron Knott,见于网页:
http://www.mcs.surrey.ac.uk/Personal/R.Knott/Fibonacci/fibnat.html

中文作者方舟子,发表在《科学世界》2004年9月刊,见于网页
http://magazine.oursci.org/200404/0409.htm
(Vitamin-max.com注:此文地址目前为 http://magazine.oursci.org/magazine/200404/0409.htm)
http://tech.sina.com.cn/other/2004-09-03/1145418307.shtml

作者为方是民(方舟子)的写作:

“假定你有一雄一雌一对刚出生的兔子,它们在长到一个月大小时开始交配,在第二月结束时,雌兔子产下另一对兔子,过了一个月后它们也开始繁殖,如此这般持续下去。每只雌兔在开始繁殖时每月都产下一对兔子,假定没有兔子死亡,在一年后总共会有多少对兔子?

  “在一月底,最初的一对兔子交配,但是还只有1对兔子;在二月底,雌兔产下一对兔子,共有2对兔子;在三月底,最老的雌兔产下第二对兔子,共有3对兔子;在四月底,最老的雌兔产下第三对兔子,两个月前生的雌兔产下一对兔子,共有5对兔子;……”
(见http://magazine.oursci.org/200404/0409.htm)

如下网页的英文内容:
http://www.mcs.surrey.ac.uk/Personal/R.Knott/Fibonacci/fibnat.html#Rabbits

“Suppose a newly-born pair of rabbits, one male, one female, are put in a field. Rabbits are able to mate at the age of one month so that at the end of its second month a female can produce another pair of rabbits. Suppose that our rabbits never die and that the female always produces one new pair (one male, one female) every month from the second month on. The puzzle that Fibonacci posed was…

“How many pairs will there be in one year?

“At the end of the first month, they mate, but there is still one only 1 pair.
At the end of the second month the female produces a new pair, so now there are 2 pairs of rabbits in the field.
At the end of the third month, the original female produces a second pair, making 3 pairs in all in the field.
At the end of the fourth month, the original female has produced yet another new pair, the female born two months ago produces her first pair also, making 5 pairs. ”

文章来源: 虹桥科教论坛,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2774&select=&forum=1

从方舟子分批放出西藏药业报告说起

方舟子打魏于全已经打了蛮多时候了。从一开始我并不对魏于全报以乐观的态度,不过方舟子的所作所为更让我觉得值得唾弃。魏于全绝不是完人,任何人在方舟子的政治攻势下,都会被抓出失足之处,形象也会被搞得一塌糊涂的。

不知道访问新语丝的人有没有注意到方舟子已经发布了第七部分的《西藏药业公司对丘小庆论文真伪的药学验证报告》。我不清楚为什么方舟子不能一次发完,而要慢慢的发,多达七次(而且还可能会有八次九次一百次)呢?此间方舟子必然有自己的想法。

一。持久战,越持久越知名
二。长期吸引网络流量,网络流量等于知名度

前几天我也谈到方舟子在采访中使用了“我的法眼”的说法。其实即使是非常著名的好法官,恐怕也不敢、不会使用“我的法眼”这样的说法。方舟子自我形象的无限膨胀,导致他说出如此没有气质的话,也导致他会自己当裁判,宣传自己500多起揭露没有打错一次,并以此证明这次也没有打错(“因为我方舟子没有错过,所以这次也不会错”)。

其实不管方舟子打的人是打对了还是打错了,只要方舟子以一种非正常的心态和非正常非合理的手段来打假,方舟子就不应该成为某些人的偶像。

惊闻……关于方舟子的七个惊闻

近日惊闻不少关于方舟子和司履生的事情。

一是据说前两天方舟子兴高采烈的到人民网接受采访和接受网友提问的时候,使用了“我的法眼”这一说法。我不得不立即大跌眼镜。不知道是不是造谣呢?可是当我打开视频一看,方舟子确实说“刘辉这件事为什么会入我的法眼呢”,而主持人问的是“刘辉这事儿怎么能入你的眼睛”。不过方舟子把文字内容贴到自己的BLOG上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法眼”删除了。方舟子说“现场文字记录有笔误,并遗漏了中间部分的内容。以这个版本为准。但这个版本也只是记个大概意思,完整的内容见视频”。

二是据说方舟子在美国读博士和博士后期间,只发过一篇文章,还是博士后期间发的。不知道是不是造谣,搜索“方舟子 简历”失败。如若如此,当自由撰稿人恐怕也不仅仅只是方舟子的个人喜好了。

三是据说司履生在自己的论文里面曾经使用过“面积”来表示肿瘤大小。另外顺便就质疑一下司履生是怎么测他们的肿瘤大小的。

四是据说司履生一稿多投,还有将自己发表在国外的英文论文翻译成中文过后换一个第一作者在国内发表的。传播这个信息的人列出了文章列表。

五是再度惊闻方舟子通过魏于全的一段话得出一下结论“这段对话,证明了堂堂中国科学院院士甚至连科研的基本常识都不具备”,让我想起当初看到有人分析方舟子的打假手法时,说到方舟子擅长于抓住一点毛病,就给别人扣上一大顶帽子的说法。我不是说魏于全说的这些话就是真理,但是方舟子匆匆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张大嘴巴不行吗?

六是惊闻方舟子说“我希望他(魏于全)能够继续用真实的身份来解释大家的疑问”。方舟子不愧是造谣高手!

七是惊闻方舟子认为清华大学开除刘辉,是他披露出来的。他认为,清华大学完全可以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我对这样的言论真是相当吃惊,并且不得不更加怀疑方舟子的动机。我并不认为这样的事情值得开记者招待会,因为媒体其实只会炒作罢了,而且这些问题也根本不值得主动开记者招待会。记者可以报道,但是清华大学要是为此专门开记者招待会,那么真的是可笑了。

学术打假演变成黑道火拼

四川大学4月15日召开记者招待会,阐述官方对于司履生指责魏于全学术造假的态度。在前一段时间丘小庆事件至今没有任何结果的前提下,四川大学的这样的表态虽然看起来诚恳,却难以赢得舆论的支持。不过有趣的是,方舟子的新语丝上“主流”观点是四川大学不回应;而现在四川大学回应了,也是骂声一片。看来要在方舟子的新语丝面前做好人,也确实是意见很难的事情。即使是四川大学说得很清楚,“学校更希望上级有关部门来组织这次学术答辩听证会,学校将全力配合”,方舟子的粉丝们也会熟视无睹,大谈这样的“听证会怎么能由四川大学来组织”。

我历来认为,首先司履生和方舟子的打假手段并不正大光明,且其中暗藏猫腻,明显是有预谋有企图、明显涉及个人利害的一场“政治运动”。我同时认为,我无法断定魏于全没有做假,同时肯定魏于全的论文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并不认同所有的司方提出的质疑)。再次我认为,四川大学宣传部有中国特色一贯的宣传风格,并没有事实求是,非常可耻。其实我相信,国内做学术的,确实没有几个真的是100%清白的。因此此次学术打假,真的是从一开始就有点闹剧的色彩,到目前,也真的是黑道火拼了。

司履生自己的言论不仅充满人身攻击的意味,虽然隐藏得很好,但是司徒之心路人皆知。且司履生一开始,就如我所说,将严肃的学术问题超个人人品道德方面引导,是显然的有“个人恩怨”的表现。现在司履生站出来说,自己和魏于全“没有任何个人恩怨”,有一些事情自己都“遗忘”了,显然言不由衷啊。况且现在也确实证实,司履生以前有推荐过就业、项目申请有过失败,这些都确实是可能的“个人恩怨”。更何况司履生每次站出来说魏于全的坏话,都是选择了“恰当”的时机,有心人自然也能看出点名堂。

最有趣的是,我觉得司履生还是有老了,做一些事说一些话,想的也不周全。例如天府早报就报道说

司教授表示,他并没有对魏教授进行人身攻击,他会质疑到底。当记者问到他会不会出席四川大学计划组织学术答辩听证会时,他表示他已经买了下个月去美国的机票。“我打算去美国探亲度假,如果四川大学愿意提供往返机票的话,我一定会出席答辩听证会。”

四川大学黑不黑?黑是肯定有的。中国有几个单位里面没有一点黑?司履生和方舟子黑不黑?当然黑:控制舆论,误导,为网友对魏于全进行人身攻击奠基,有选择性删除有力反击司方的留言,一言堂……这些难道不黑?魏于全黑不黑?魏于全或许不是个坏人,或许没有学术做假,但是我确实也不会乐观到他的研究生他发表的论文真的就是没有一点修饰,真的就是完全按照实验的每一个细节来写的。中国做科研的老板,真的是大家见得太多了,有几个真的清清白白?就连司履生一稿多投(证据确凿,更有把在他们自己在国外发表的英文论文翻译成中文就在国内再发一次),所编的书里面抄袭多多(证据确凿),论文细节被人质疑(有待探讨,可惜新语丝不打)这些都一样被人挖掘出来。司履生单方面对魏于全的一些要求,其实同样适用于自己,但是他自己却也没有遵守,让人费解(例如实验原始数据记录,司履生声称自己学生2个月无法重复魏于全实验)。

所以客观的调查,魏于全非常可能会被查出漏子。如果是那样,魏于全也就是不幸被当作典型了,即使他的错几乎是大部分同行都在做的。如果没有查出什么,我们也不清楚背后是否有黑幕保护。司履生则确实不是个好人。方舟子玩弄舆论于指掌之间、偏执、不专业更是让他丢掉了大量的信誉。于是我们目睹的,真的就逐渐演变为一场黑道火拼了。

最后,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一个体制和一个社会风气的问题。中国的科研要透明要真实要进步,需要一个完善的体制来防范学术弄虚作假的行为。但是更关键的,还是需要整个社会风气的改变。你说要是行行业业里面,谁都能捞点黑钱,加上当官的腐败,群众道德素质越发低下,说细一点,医生都拿红包,法庭判决不公,后台现象严重,百姓的孩子读不起书,职称评比弄虚作假,地方政府瞒骗上级政府……这些都不改变,谈何学术上的改变?大学不是象牙塔,大学和社会是紧密相连的。

方肘子不会要求撤稿

方肘子得意了。4月12日,方肘子应邀前往中科院研究生院演讲。有记者随即撰写了文章进行报道,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方肘子的赞美之情。

我倒是不能理解这样的赞美。

通过他精彩的讲述,我们就可以认定他是一个真诚的人,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一个严谨的人,一个实干的人,一个有着独立人格魅力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真实的人,在做一件真实的事情,所以赢得了所有真实的支持。

为什么透过一个简简单单的“讲述”,我们就能够“认定”这么多的属性?一个人是否真诚,是否有野心,是否严谨,是否实干等等,岂能透过一个演讲看出来?哪怕是十个、一百个演讲,我们也是无法得出这样溢美的结论的。如若可以,那么我就要说,希特勒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一个以全人类利益为根本出发点的人,一个共产主义斗士。

但是,方肘子是不会要求撤稿的。因为他没有廉耻。

“打假”成为方舟子留名Science, Nature的唯一途径

继Nature报道清华大学刘辉被解雇之后,最近Science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方舟子个人曾预测,Science可能会对此深入报道,但是由于“突发事件”占据了版面,因此变成了简讯。言语之间,不乏失落之情。其实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虽然我觉得此事Science报道没有什么不可,只是方舟子如果对Science对中国学术腐败问题进行深入报道异常期待的话,我觉得可能有所不妥之处。而且Science之类杂志,更重要的是学术,打击学术造假根本不是其自责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方舟子在翻译的时候,”U.S.-based”被翻译成“住在美国的”,而不再是使用“位于”。看来方舟子也是懂得学习的。我多次怀疑过方舟子的英文水平并不是像他自己所认为的那么好,确实也不是毫无根据的。其实他英文倒是不差,关键是可能是有意图的误导性翻译更让我感到恼火。

方舟子显然对Science和Nature报道他和他的网站非常得意。相比此也会被他用来证明他打假从未出错、总是对的。不过说来很遗憾,“打假”成为方舟子留名Science, Nature的唯一途径。其实不要说Science, Nature,他现在连低档得多的学术刊物,通过“正当途径”都上不去了。

为何司履生、方舟子、新语丝打魏于全的方法是错误的

最近由于国内媒体开始报道司履生和方舟子打魏于全的假,特别是人民日报也给予了报道,新语丝更是热血澎湃,打假之声越发高涨。

但是司履生和方舟子整个打假都很不科学很不专业,即使魏于全确实造假,新语丝这样的打假方法不仅很荒谬,打对了人算是运气,打错了人是造孽,更不要说如此打假,其实给中国科学带来的后果是黑吃黑,最后的结果是以非科学的方法打不管是做了假还是没有做假的科学家。

由于他们的打假方法从头到尾都很不科学,不仅误导普通群众,更是蒙骗大量专业人士,一下仅选取一些证明他们的不科学性。

一。
司履生自称他自己的学生重复魏于全的实验没有重复出来,所以更让他们怀疑魏于全的实验。

事实上,发表在Science, Nature上的实验难以重复的多的是。首先,一个实验室内部有时候也很难重复一个实验。其次,不同的实验室的具体实验手段有差异,使用试剂有差异,不同的人做同样的实验有系统误差。一个实验室不能重复某一个实验,完全不能做为推翻这个实验结果的证据。这在生物学范畴内是相当普遍的情况,因为生物系统太复杂,是不能和完全可重复的物理学实验完全等同的。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即使是一些普遍认可的实验方法,实验室具体操作的时候,也不可能总是成功重复,有时候真的是要重复很多次才能做成功。难道司履生实验室遇到这种情况,就会立即断言这些经典实验方法,肯定是做假做出来的?

同时,司履生只是声称自己重复了,可是正如他大多数指控一样,没有任何证据。司履生在这个问题上有发表论文吗?他们有在Nature上发表评论吗?如果这样的言论也可以做为证据,那么还能有什么公正可言?任何人都可以声称自己做了某个实验,不能重复。不管怎么样,你总得发表一篇论文吧?而且照司履生和方舟子的逻辑,发了论文也不一定是真的。所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凭什么你自己说说话、连文章都可以不发、文献都可以不引用,就要让我相信别人就算发了文章、就算引用了文献、就算别人也引用了他的文章,最后也是假的?

所以,学术打假,要谈学术,而不是搞辩论和论战。你觉得有假,你做实验验证,加上自己的理论,做出来不能重复也可以发文章啊。不打算这样打,你总可以写评论吧?司履生现在说魏于全阻挠他在Nature上发评论,也是很精明的说法。因为事实既然是“没有发表有评论”,那么司履生就没有从正当学术渠道对魏于全的结果进行质疑,你司履生现在就没有资本来光明正大的打别人的结果。但是他这样一“描绘”,本来是没有学术资本的司履生,却摇身一变,变劣势为优势,而且立即可以得到道义的支持,真是荒谬的走旁门左道的学术打假!

另外我感到悲哀的一点,是在这种舆论之下,大众将对生物学实验如何验证真伪有错误的认识。重复实验或许可以很好的验证物理和化学实验的真假。但是生物学实验,却不能直接套用这种方法来验证“真假”,只能验证是否可能是正确还是错误的结果。要是生物学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验证真假,那么恐怕全天下的生物学家都会惶恐不安了,同时历史上不少生物学家都会变成学术做假的罪人了。

二。
科学家总是应该对自己的结果有高度的自信的。中国传统过于保守,即使做出了一点成果,似乎也应该谦虚。更不要说在新语丝的论调之下,要是自信一点,对自己的乐观一点,更可能变成了学术造假了。特别是新语丝刊登的大量文章认为,魏于全的结果看起来“太好了”,所以too good to be true。打假岂能是这样打的?

昨天UC Berkeley一位很强,听起来就很smart的副教授来做Seminar,他讲的是对蛋白质功能的预测。长期以来,我们可以对测序的准确度给出诸如99.9%的正确率这样的评估,而且是很有依据的。但是我们却不能很好的评估对蛋白质功能预测的正确性。他提到他所见到的一篇论文,是他见到的第一篇有对功能预测正确性评估的文章。此文声称自己的功能预测有99.5%的把握。但是这篇文章却没有提到自己的这个99.5%是怎么来的。又有,大量文章现在使用BLASTA和BLASTB来预测蛋白质功能,但是据估计现在这种方法会导致25-30%左右的预测是错误的。那么结果是很多文章的预测都会是错误的。这又是错误和做假是有区别的例子。

但是这些文章是伪科学做假了吗?我想没有人会这样想。类似的情况在美国也很多,但是为什么人家不觉得是“造假”?即使作者对自己的结果过于自信,对自己的结果的解释过于乐观。

因此打假也不能这样打。结论错误,实验有问题,从专业的科学角度来看和“造假”根本不是一回事,但是司履生方舟子确实可以让普通人将实验有问题等同于造假,这本质上是对群众科学素质的践踏。Too good to be true,还是你自己做不到?打假怎么能从别人的结果好来打呢?

三。
司履生和方舟子自己,并且利用新语丝对魏于全的人格进行了大量的攻击,而且都是很无耻的。例如司履生一开始就说魏于全如何企图贿赂他,先把他人的声誉搞臭。最后还无耻的解释说,自己是因为有代沟,所以觉得四五十块钱的礼物就是很重的了。貌似看起来他没有错,但是他是很精明的,他知道自己这样解释一下自己就没有什么罪过,但是魏于全已经被搞臭了,普通人读到这里,就已经倾向于认为魏于全有罪了。

我以前也引用过方舟子刊登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更是说牵扯到魏于全的妻子身上,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对她进行惨无人道毫不负责的人身攻击,说人家“耍泼”和“什么下三滥嘛”。类似不讲事实人身攻击主观臆测的文章充斥新语丝。学术打假真的应该是这样打的?我觉得怎么看都不学术,而且还“株连九族”,更不要说连事实依据都不要。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文革,但是那些讲文革的电视剧电影和文学作品里面的场景,却看来和这场新语丝闹剧颇为类似。

四。
方舟子打魏于全打到后来,就打成四川大学对魏于全的宣传有假了。首先这偏离学术问题,并且方舟子为了打倒一个人,可以无耻到什么都拿出来混起来谈。二,类似的夸张宣传在国内比比皆是,并非魏于全个人的问题,而是社会风气和诚信的问题。方舟子不过是找到一个救命稻草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中国,有几个人身上,特别是名人和当官的,找不出点问题?谈学术造假就谈学术造假,谈论文有假有谈论文有假。何况我也说了,论文有错误并不等同于造假了。

魏于全或许可以因为虚假新闻报道的问题被搞垮。不过方舟子企图同时借一方面的问题,把一个人的所有方面都搞垮,确实是异常卑劣的。就好比我证明了你偷了邻居家一块煤,我把你搞成了坏人,接下来我要把你塑造成在单位搞假帐也就不难了一样。

五。总结。
一个合理的法制社会,总是应该假定被告是无罪的。司履生和方舟子对魏于全的攻击,不仅缺乏学术专业精神,而且他们攻击言论的具体内容也不乏不专业不正确的地方,加上整个打假完全充满人身攻击、文革政治运动的色彩,我不禁要问,这样的打假,就算打对了,也不过是黑吃黑罢了。

简单的说,控方的指控不科学不专业,更是不完全正确,就算被控方难以洗脱所有的指控,我认为就此也不能认定控方是正确的。因为指控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因此,我抛开魏于全的实验是否真实不说,是有原因的,不是为他疯狂辩护。既然你的指控有问题,缺乏说服力,我就不能去断定魏于全有罪。

需要指出的是,这样的打假,对于中国科学界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国内本来就是勾心斗角多的是,如果这样也能“学术打假”,难以想像以后国内还会有多少严谨的学术争论,更可怕的是,以后恐怕我们会见到更多类似的为达到自己目的而进行的“政治运动”。如果发展成那样,中国科学没有被挽救,而是被毁灭了。

六。未来。
魏于全没有造假,没有被司履生方舟子打倒,我固然会欣慰。魏于全这次没有被司履生方舟子打倒(而实际上有罪),我觉得我也很欣慰,至少如此打假根本就是可怕的政治运动,手法完全不具备科学的严谨和专业的气质,失败也是应该的。司履生和方舟子更应该对他们对群众的误导负责。如果魏于全后来确实证据确凿的被证明做假了,我首先会为四川大学感到遗憾,但是我不会为我为魏于全“说了好话”后悔。为什么不会后悔呢?因为即使魏于全被定罪,也不能改变司履生、方舟子、新语丝打魏于全的方法是错误的这个事实。

方肘子继续借他人之口诋毁川大

方肘子的新语丝,俗称信誉死,今日又借他人之口,继续不讲事实,没有逻辑的肆意诋毁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肯定会由沉默而说谎

郑术

四川大学对于丘小庆事件的不置可否以及对魏于全论文的争议的保护,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说谎。

作者从高校教育乱收费,和北京大学等情况,推导出四川大学会说谎,而且还是“由沉默而说谎”,“最后的结果 必然 是说谎”。方肘子刊登如此不负责任又完全没有逻辑的文章,只能是让信誉死死得更惨。

新语丝现在热衷于人身攻击和无理取闹

节选近日新语丝信誉死文章如下,剩下的给您判断:

看看魏院士的几个学生

思德

不管生物还是医学,我是个外行。我只是个做物理实验的科研工作者。
……
而反过来看看你们都在做些什么呢? 简直是在给魏院士帮倒忙!……问东答西,这也配是院士的学生,难怪你说魏老师的学生很多,多得参差不齐的这个地步。你还说天天忙着做实验,不是忙着造假吧!?

  再来看看魏夫人的行径,可耻到何等程度?威胁,恐吓,耍泼!什么下三滥呀???

惊人!

周末读魏笔记(1)

作者:红旗飘飘

……
结果是一笑了之,首先这也是一个临床组(WB的技术水平太低),来自一个科技水平(生命科学)不高的国家—意大利……

岂能如此贬低意大利?

四川大学岂能如此不作为!

方先生:您好!

我是四川大学的一名毕业生,现在一所高校任教。

……
我不禁要问一下川大的党委书记及校长,你们每天都这么忙究竟在忙些什么?这么严重的事情接连出现难道你们都不知道?你们对得起纳税人的血汗钱吗?对得起几万川大学子吗?你们究竟要把川大领向何处?大学的精神哪去了?

事实究竟是如何的,都还没有搞清楚,现在都开始恶言相加于校领导了。要加,也要等到真相大白再加,或者罪证确凿之后嘛。还以四川大学校友身份说话,这位校友恐怕只是借机发泄就读于川大时的不幸遭遇吧。

方肘子的信誉死会刊登如下内容吗?

以下内容转贴自新语丝论坛:

送交者: ll_626 于 2006-4-10, 20:50:43:

司履生, 马军, 王一理, HU Hong-ming, Bernard A Fox 研究小组的学术腐败和剽窃问题

2003年该小组在Eur J Immunol. 2003 Aug;33(8):2123-32发表[Anti-tumor T cell response and protective immunity in mice that received sublethal irradiation and immune reconstitution]一文(A文),2003-3-17投稿,2003-5-19被接受。 HU Hong-ming为通讯作者。该文共有6个图,受NIH R01 CA80964(Bernard A. Fox的)课题资助。

但该文竟然被马军,王一理和司履生在2004年翻译成两篇中文”原著,基础研究”, 分别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2005 Aug;27(8):452-6(B文,淋巴细胞减少期联合免疫重建和瘤苗免疫增强抗肿瘤免疫的机制)和中华肿瘤杂志2005 Dec;27(12):708-12(C文,放疗或化疗诱导淋巴细胞减少联合免疫重建和瘤苗免疫),通讯作者都变成了司履生。上述三篇文章均可从PUBMED检索到。

B文的图2,图3,图4分别和A文的图1A,图1B,图2B完全一样。C文的图1和A文的图3完全一样。

B文和C文均没有引用A文。 这说明这是典型的剽窃。

而且司履生在C文还造假说本文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0370549资助,以欺骗中华肿瘤杂志编辑部。实际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0370549(一种降低肿瘤肺转移的主动免疫治疗新策略)的负责人为肖菊香医生,而肖菊香既不是C文的作者,也未出现在文末的致谢。

强烈要求中华肿瘤杂志撤消这两篇司履生教授剽窃的论文。

所有跟贴:
好, 掀起一场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高潮, 大科学也可以批评嘛. 所以司教授要防止私字一闪念 – AA (168 bytes) 2006-4-10, 21:53:57
这叫以功为守,积极防御,完全符合共军建军方向 – xinku (0 bytes) 2006-4-10, 21:27:48
老方应该核实一下,如实的话,就应该上新到。 – littlebird (11 bytes) 2006-4-10, 21:05:53

本站转贴上述内容,并不表示赞同其观点。

方肘子道歉

读魏院士和他秘书的来信后,已与神州学人杂志取得联系,他们的来信属实.
为此方舟子向魏院士和广大关心新语丝的网友表示深深的歉意.

方舟子
2006/04/09

以上道歉,刊登于方肘子新浪Blog的评论里面,正文没有删除,没有添加道歉,新语丝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方肘子所作所为,确实是“信誉死”。

魏于全秘书对方肘子发话

方先生:

  你好.我是魏于全教授的秘书王建,请将我发给您的此信及附件在新语丝上发表.  
当年记者并未直接采访魏教授本人,也未经魏教授审稿,该文刊出后魏教授发现报道不实,其内容与事实存在多处不符.魏教授为此委托我多次与神州学人编辑部联系,强烈要求删除《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一文.至今我的电脑上仍保留着当年信件的原文,随时备查.也请您与神州学人编辑部,《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文章的作者及华西医院宣传部联系,以便澄清此事缘由.
  另:在公开附件内容的时候,请将魏教授的手机号码做删除处理,其它的三个座机号码因实验室搬迁等原因已作废.附件1为当年与神州学人编辑部的原信,因邮件传输,文件创建时间会改变,附件2为我电脑屏幕抓图,可以清楚看出该信最后的修改时间为2004年3月17日9:52.
  当年此事是我一手经办,我为上述情况的真实性负法律或者道德上的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
王建
13072800339
2006/4/9

尊敬的神州学人主编杨长春老师:
我于2004年3月2日已发传真,要求贵刊从网站上的报道删除“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一文(刊于2004年第二期刊登),虽然暂时消除了一段时间,但现在从“Google”网站上搜索,仍能从“神州学人”网站上看到全文,并且被其他多个网站转载,造成了不良的影响。现我郑重声明,该报道不实,报道人未亲自采访本人,于事实存在多处不符,有损贵刊的声誉。为了尊重事实,体现贵刊真实、公正、客观、公平的办刊精神和理念,也为了对我本人的尊重和爱护,请贵刊从网站上彻底删除此文。非常感谢贵刊对我的关注和报道,非常感谢您们的合作,也希望我们未来的合作更愉快。

魏于全
2004年3月17日
四川省 成都市 国学巷37号,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人类疾病生物治疗实验室,610041

最后顺便摘录一网友“荷花一池 2006-04-09 11:54:33”言论:

“新语丝”现在在加拿大还是注册不了,所以请网友将我查到的这篇论文转到新语丝的论坛上。方舟子太概害怕海外的这些支持魏于全的评论了吧。
Nature Medicine这篇文章完全支持魏于全的异种免疫抗肿瘤血管的观点,甚至大部分都在重复魏的实验。请方舟子和司履生先生有空好好读一下,不要乱发言。魏更不需要去理会这些质疑,有种你们去叫下面的作者去重复这篇文章的实验。
文章是:
Niethammer AG, Xiang R, Becker JC, Wodrich H, Pertl U, Karsten G, Eliceiri BP, Reisfeld RA.A DNA vaccine against VEGF receptor 2 prevents effective angiogenesis and inhibits tumor growth.
Nat Med. 2002 Dec;8(12):1369-75.

呵呵,方肘子也狂删过我的帖子。是不是也是因为我在海外?呵呵!

方舟子删除魏于全的留言

方舟子为打假而打,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来打。最近又发表《评< 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对魏于全进行相当不负责任的攻击。方肘子一方面指责有些记者是“痞子”,经常采访他之后进行不实报道;现在方肘子不仅把两位记者所写的文章等同于魏于全的“简历”,最后评论说:

一个对自己的海外履历都敢这么放开了胡吹的人,我不相信能踏踏实实地搞科研。

可见方肘子标准比美国还要多;美国也常常只是双重标准而已。在方肘子看到自己打赢魏于全胜算不大的时候,他就开始进一步混淆视听,首先把记者的报道等同于魏于全的简历来批驳魏于全,并暗地里暗示自己相信记者所写肯定是魏于全指使或者是魏于全自己向记者说的。方肘子对记者的态度,看来真的是以要为我所用的标准来塑造的。

根据方肘子新浪Blog后面的留言来看,似乎魏于全曾经留言说:

方先生:
我在当年看道这篇报道时,就向神州学人杂志的编辑部去电话及email,要撤销这篇报道,编辑部当时已同意我的请求。你可以去确认,我对这篇不实事求是的报道非常反感,请你也删除次文。

魏于全

然后方肘子就真的删除了“此文”,即魏于全的留言。

魏于全后来将留言改为:

方先生:
我在当年看道这篇报道时,就向神州学人杂志的编辑部去电话及email,要撤销这篇报道,编辑部当时已同意我的请求。你可以去确认,我对这篇不实事求是的报道非常反感,请你也删除《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一文。

魏于全

最后,到目前为止,新语丝仍然没有刊登魏于全对方肘子的第二次回复。

方肘子这些行为的属性,已经绝对不属于正常人的范围内了。想必是方肘子对其回复进行审核之后认为内容空洞虚假捏造事实充斥谩骂,所以不登!

似乎对于方肘子的信心动摇中的人确实是越来越多了。更不要说本来对他有信心的人也不多。

方舟子经典语录

方舟子如同FL功,表面上出发点是好的,一个是打假,一个是健身,都有众多信徒,信徒都不愿意接受事实真相。企图改造信徒的各种努力可能都会是徒劳。特建立此页面,将方舟子伪科学假君子,造谣、诬蔑、混淆视听、无理取闹和纠缠、不严谨、误导读者、自我吹捧、逻辑混乱等等内容立此存照。

Last update: April 8th.

方肘子在刊登了评《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之后,有人在新语丝论坛上提出异议。在讨论中,方肘子说:

真好笑,要搞臭一个人和要吹捧一个人的心理会是一样的?

要搞臭一个人会不择手段随便造谣,反正也不怕骂的对象不高兴,而要宣传一个人谁会去瞒着宣传对象下这么大的本钱?而且,即使记者再流氓,也不敢多处凭空捏造,而只是做点加工而已。有关魏的人品,他的学生的吹捧恰恰是最不可信的。为什么?利益关系。

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怎么想到找这篇文章的。魏当年在日本留学的一个校友告诉我魏当年回国前夕在日本《中文导报》上吹嘘自己培养了十几个日本副教授。我想看看能不能把这篇报道找出来,结果却找出了这篇更新的报道。可见这些牛皮就是魏自己吹的。

********************

对比Nature的新闻与方舟子迫不及待放到自己网站的方舟子版翻译。
Nature原文节选:

The school was told of the problem last November by Shi-min Fang, a San Diego-based biochemist whose home page is a popular place to post rumours of scientific fraud.

方舟子译文对应节选:

校方是在去年十一月从方是民那里知道了这个问题的。这位位于圣地亚哥的生物化学学者创办了一个流行的网站,张贴有关学术造假的传闻。

我的忠实于原文的翻译:
这位住在圣地亚哥的生化学家的个人网页,是一个流行的张贴科学欺骗/诈骗传闻的地方。
首先方舟子显然把生化学家降级为生化学者。例如Biologist通常都是翻译为生物学家,而不是生物学者。其目的不详;或者是翻译水平问题。其次,方舟子把Home Page的传统标准翻译“个人主页”替换为“网站”,又是一种升级。第三,把Scientific翻译为“学术”,再将“Fraud”翻译为“造假”,连起来从“科学欺诈/诈骗”变成他自称自己所打击的“学术造假”,把Nature的观点改造为符合他自己利益的“观点”,同时扩大了词义。例如,捏造一点数据让自己不完美的实验看起来更完美,是造假,但是还谈不上欺诈或诈骗。Scientific也和“学术”不是对应的词语。与学术对应的翻译最正统的应该是academic或scholarism,这个应该是很明显的。

为支持我上面的观点,特解释如下。
Fraud的重点在与“通过欺骗获得非法或不公正的利益”。这个词的意思,非常适合用于描述方舟子所打的刘辉通过捏造简历,欺骗他人,获得职位和提拔的行为。造假这个中文,从字面上讲,更着重于主观制造虚假的东西而并不关注是否由此获利。由此可见,Nature的记者使用Fraud这个词是依据于所报道的刘辉的事件的事实的。毕竟Nature对新语丝究竟是在揭露什么并不是那么了解。即使Nature使用Fraud一词不能准确描述方舟子心目中的新语丝的职能,但是方舟子也不应该对Nature的原文进行修改性的翻译吧?

最后,有网友指出方舟子翻译的这句话也有中文语法错误,可以给小学老师做为给小学生修改语病的例子。小学生或许夸张了一点,对于高中生也许应该可以。方舟子把San Diego-based翻译为位于圣地亚哥,这个“位于”的用法确实值得推敲。“位于”一词应该用于物,而不是人。至少说,我们所可以看到的使用“位于”的情况,应该绝大部分都是用于一个建筑、一个机构等“位于”某一条街、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等情况。要是我问方舟子:请问您在哪里?他回答:我位于圣地亚哥。您觉得这是正常的中文吗?

这样看来,方舟子说魏于全的语文水平有待提高,实在有点自我嘲讽的意味了。

总结。方舟子的文章,不仅常常犯错,也经不起咬文嚼字,更有欺骗读者的嫌疑。

********************

“打假痞子”是该报的记者、编辑发明的说法,google或baidu一下就可知,以前没有人这么用过。…… 也许该报记者、编辑会辩解说,我们并没有说你就是“打假痞子”,只是提出一个疑问,让你来澄清嘛。提出这样的一个疑问,本身就是在侮辱人格。

这节选于《是新闻记者还是“新闻痞子”》。我们不妨改写如下:
“我认为XXX的论文有假”是新语丝、方舟子的说法,baidu和NCBI一下就可知,以前没有人这样指责过XXX。也许新语丝、方舟子会辩解说,我们并没有说你就是“学术造假”,只是提出一个疑问,“被打的人也可以辩解嘛”。提出这样一个疑问,本身就是侮辱人格。

********************

我自信我的人文修养比这位三脚猫的人文剽窃教授可是强得太多了,不信随便挑一个领域咱来比划比划?

我也一直在呼吁要建立学术打假的机制。

点评:摘录于《清华剽窃教授刘兵又造谣了》
第一句。还有谁能比他还自信?这些言论是一个做学问的成年人说得出口的吗?
第二句。无须用重复实验,无须引用文献(除开打抄袭剽窃)是方舟子打假的众多手法的冰山一角。这样打假,何谈学术打假的机制?

原来方舟子认为他的只是“为人处世”方面有争议的

新语丝论坛已经添加上了“【方舟子没有兴趣听取关于为人处事的任何忠告】”。这很可能就是为什么他删除了大量真正对他有威胁的帖子的原因和依据。

原来方舟子觉得,控制舆论误导读者,为打假而假打,散布谣言来辟谣,不承认自己发的文章里面的谬误还要删除别人的评论等等这些,都只是“为人处世”方面的问题。因为方舟子最强调的就是这个“为人处世”,估计他怒删群帖也是基于此了。不过这是否只是“为人处世”方面的问题,还是一个人学术、道德、心智以及心理是否健康的问题,我愿意留给大家自行判断。

同时基于我已经说新语丝其实和大$纪^元没有任何区别,而大@纪*元的消息我想来也是懒得理会,再加上我近日的评论其实已经可以揭开方舟子的真实面目(这个读者亦可自做判断),我将暂时不会再理会方舟子了。方舟子不学无术,不做实验,不读paper,不引用文献,远离科研,而我,是不做方舟子的。

最可怕的是打假的人造假,辟谣的人造谣。

方舟子继不断删除真正对他有威胁的评论、并保留一些本站并不认同的对他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正所谓有选择性删除)后,今日又在网上辟四川大学BBS的谣。最可怕的是造谣的人辟谣,打假的人造假啊。一下为方舟子“辟谣”全文,注意,方舟子将这篇文章对他的有力攻击都删掉了,只留下不多的两段,再次表明方舟子有选择性删除,误导读者:

今天见到有人在新浪blog上转了四川大学BBS生物版上一个署名greenworm的
人发的帖子,文中称:

“近10天来发生的事件使我对这个社会有了更深的理解。除了为魏老师遭受中伤感到不公之余,觉得对个人成长是个很好的事情,这些学校的教科书里面没有交给大家。当然,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新语丝看看,上面的内容是方舟子在控制,我们的去信从来没有发过,虽然只是学术的,即使这样,大家还是可以从其
内容和发贴结构帮您了解方舟子,了解新语丝,了解这个社会。当然,新语丝存在仍有必要,其坏为可以中伤人,其好为可以震慑造假者。”

到现在为止我总共收到魏于全院士寄来的4封来信,当天或隔天就登出。自4月3日我登出《再答魏于全院士的答复》之后,未再收到魏院士的来信。此外,再也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四川大学的来信、来稿,所谓“我们的去信从来没有发过”,是个谣言。对于从学术的角度为魏院士辩护的来稿,我收到后也都登出。新语丝上面登出过为魏院士辩护的文章,经查,这些文章一登出,有人就迫不及待地转到四川大学BBS,连新语丝的标记都没有去掉。自己控制舆论惯了,就以小人之心做被迫害状,甚至连blog上的评论舆论也想控制,三班倒不停地在那里反复、大量地张贴同一内容的谩骂帖子,制造“90%的人支持魏老师的舆论”,
而对新语丝的舆论控制不了,就只好靠造谣中伤了。

谁在控制舆论?方舟子严格控制自己的BLOG的舆论(选择性删除仍然可以误导你,让你觉得“百花齐放”),严格控制新语丝的舆论,现在倒来指责四川大学BBS“自己舆论控制惯了”。

可惜方舟子也仅仅只能控制他自己的blog和新语丝的“舆论”罢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报道方舟子打魏于全的假这一事件。方舟子还是等自己可以控制主流媒体的舆论再狂妄吧。

其实方舟子这段话仍然是漏洞百出。“而对新语丝的舆论控制不了,就只好靠造谣中伤了”。新语丝就是一个谣言辈出的地方,有点判断力的人去看看都知道(只要方舟子不会把那些文章撤下去)。新语丝又是方舟子严格控制的地方,新语丝本身都不是一个论坛,何来真正的“舆论”可言?既然新语丝是方舟子控制的,谁又能控制新语丝呢?既然其他人连话都不能自由的在新语丝上说,更何谈“控制”?方舟子这句话,从“不能控制新语丝”就可以推导到他人“造谣”,但是除了方舟子确实没有人可能“控制”新语丝,所以只要方舟子一天控制着新语丝,其他人就每天都是造谣中伤了。这样无耻的攻击,看似有理,其实是狡辩,因为无论怎么样,方舟子都控制着新语丝,别人都控制不聊新语丝,所以别人都永远是造谣中伤,方舟子就永远是“赢家”。

再谈方舟子如何误导读者。方舟子在这里已经是指责有人企图控制舆论,“三班倒不停地在那里反复、大量地张贴同一内容的谩骂帖子,制造‘90%的人支持魏老师的舆论’”。我所引用的方舟子这句话所描述的情况,是方舟子一手操刀有选择性删除他新浪Blog里面内容后“塑造”出来的假像,至于方舟子如何有选择性删除,我已经描述了很多,不再浪费笔墨,只是再加以补充。只要关注方舟子新浪Blog的人,都会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评论的数量增加之后又会大量减少。但是对方舟子进行空洞的人身攻击的帖子,却毫不见减少,那么究竟是什么帖子被删掉了,读者心里也应该有数了。

方舟子明显有高超的智慧和战略手段,一手打造出这样一种假想,以便自己攻击,并把自己塑造为被“谣言中伤”的受害者,企图继续控制被其迷惑的支持者,争取中立的旁观者,以实际上造谣的方式辟谣,以做到先下手为强(魏于全尚未声称自己是被方舟子造谣)。

而“新语丝”,已经和“大纪元”没有任何本质区别了。

神奇的方舟子运动2

继本站刊登《神奇的方舟子运动》并将其粘贴到方舟子新浪Blog多次被删之后,方舟子终于修改掉了自己的谬误,并将其标题从《神奇的肿瘤抑制剂“魏氏佐剂”》改为《再说为什么我认为魏于全院士的论文有假》。

所以方舟子为什么要删我的帖子呢?因为就算他再愚笨,还是可以明白为什么我可以写回复来抨击他。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修改之后把这些都修改了,并将以下段落删除:

比如,在一周的时候,佐剂已经让肿瘤从450 mm^3 (假定接种细胞数量与肿瘤大小成线性关系,把PNAS的数据除以2)缩小到了50 mm^3,而魏院士的疫苗不过是进一步让肿瘤缩小到20 mm^3 (图1)而已,后者的抑制效果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有如此喧宾夺主的神奇佐剂,不知魏院士为何没有大力去开发它,却偏要去研究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的什么疫苗?

正如方舟子特别在意魏于全暗示他不专业,他似乎也很在意我帖出事实依据表明他一贯误导读者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最可笑的是方舟子讽刺魏于全引用文献“显得自己很专业”。那么岂不是几乎所有写论文的人都是为了“显得自己很专业”?而且方舟子这个自己以为特别专业,除了抓别人点小毛病,连文献都没有能力引用的人,却讽刺引用文献的人。他的“后台”司履生可是在指责魏于全的时候连文献都没有引用一个的哦。

方舟子一方面说,魏于全引用文献,外行人不会去看,即使看也看不懂。正是因为如此,既然方舟子蒙骗误导的都是外行,那么方舟子只要声称自己去看了文献,然后这些文献“没有联系”,甚至和魏于全的观点相“矛盾”,那些外行人岂不是就直接相信他了?正可谓误导读者是方舟子“法宝”。

神奇的方舟子运动,确实有太多追随者,连我当初也是相当赞许他的。方舟子删掉我的帖子再修改自己的文章,删掉被我批驳的段落,我觉得他人品太差决定不再去他新浪Blog发贴之后,“老罗”,一个追随者,居然说:“拿不出真凭实据,打不赢咱还不会逃嘛真是。” 方舟子被我抨击得把证据都删掉了,我抨击他还能叫做没有真凭实据?这些人确实是如同修炼法轮功一样,肚子里有法轮常转,于是黑白可以不分,事实可以不看,真假可以不辨,反方舟子则死。

UPDATE2:

即使是修改过的文章,仍旧是漏洞百出。例如:

司教授认为魏院士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的论文是一篇十分拙劣的假科学论文的一个主要理由,是该论文中对照组肿瘤的生长速度慢得令人难以置信,长了20天才只有300 mm^3,而按其他人的结果,应该有4000-6000 mm^3,差了十几倍,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做过这个实验:

这不是还在“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做过这个实验”吗?既然还处于怀疑阶段,尚未证实,那么方舟子和司履生一开始就断言魏于全的论文“是一篇十分拙劣的假科学论文”,如果不是思绪混乱,就是陷害栽赃。又有:

但是这张图能够用以支持魏院士的说法吗?不能。魏院士的实验用的是C57野生型小鼠,而PNAS论文这张图的实验材料是免疫缺陷(SCID)的突变小鼠,用外源CD8+T细胞重建了小鼠的免疫系统。所以实验材料完全不同,根本就不能用来做对比。

重建了免疫系统的小鼠(注意,“小鼠”,而且很可能其免疫系统还不如野生型健康小鼠,常理推测,肿瘤应该比野生型健康的小鼠生长更快,尚且和魏于全的小鼠的肿瘤大小差不多)和野生型的小鼠都是“小鼠”,基因差异非常小,方舟子却立即夸大到“实验材料完全不同”,“根本就不能用来做对比”。按照方舟子的逻辑,不同的Arabidopsis根本不能对比,野生型Arabidopsis和突变体Arabidopsis根本不能对比,不同的Pseudomonas syringae的菌株根本不能对比,研究亚洲大豆的结果和研究美洲大豆的结果根本不能对比,这个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几个实验室之间的结果是可以对比的了!任何研究模式生物的科学家,有实验经验的科研人员,都可以看出方舟子这里毫无道理可言。

进一步,如果PNAS论文里面的小鼠和魏于全的小鼠都“完全不同,根本就不能用来做对比”,那么这意味着小鼠和人之间就更是百分之十万的不同, 根本的一百次方不能对比。也就是说,全球所有使用小鼠做为模式生物来研究人类疾病的研究,都是伪科学,都应该“打倒”。

而且PNAS上这篇论文,重建免疫系统的小鼠的肿瘤体积居然和魏于全健康野生型小鼠差不多大,造假嫌疑岂不是更大?哎,我只能建议方舟子打之!

UPDATE:
帖一点方舟子死人一言堂论坛的一点点东西(即使是方的论坛里面,也罕见有骂方舟子的哦,估计都是被删掉了。)

很抱歉,今天发的文章中有一处错误,大家去看更新的版本 – 方舟子
可惜了。:-)- xj
但是我觉得现在得静下心来想想再弄。不过就怕一停,人就说老魏赢了。:-)
可惜,本来是一枪毙命,现在是搔恙了. – wangle
他还欠着两个回合呢,怎么叫赢了?:-) – 方舟子

看来方舟子果然自恋啊。是谁当的裁判说他赢了前两回合?
看来学术打假不仅是回合制的,还是一场比赛,要定输赢呢。

神奇的方舟子运动

援引方舟子《神奇的肿瘤抑制剂“魏氏佐剂”》

比如,在一周的时候,佐剂已经让肿瘤从450 mm^3 (假定接种细胞数量与肿瘤大小成线性关系,把PNAS的数据除以2)缩小到了50 mm^3,而魏院士的疫苗不过是进一步让肿瘤缩小到20 mm^3 (图1)而已,后者的抑制效果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有如此喧宾夺主的神奇佐剂,不知魏院士为何没有大力去开发它,却偏要去研究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的什么疫苗?

方先生已经不是在谈学术而是在搞政治运动了。
不知道上面方先生的“假定”是基于何种理论?基于那篇经典论文?是否是基于您的实验?
方先生同时偷换概念,将“抑制”摇身一变为“让肿瘤缩小”,可见方先生语文训练果然是不同凡响。

UPDATE:
上文贴到方舟子新浪blog后被方舟子删除。

UPDATE2:
本文第二次被方舟子删除。

对方舟子删贴的评论:

方舟子删贴很有技巧。删什么,留什么,都想得很清楚。其实再次证实方舟子不讲事实,对读者进行不全面信息灌输。误导读者是方舟子一贯作风。